画地为牢(转)
anSudoku 1.0

《快乐的小侏儒》 海尔曼·黑塞

scturtle posted @ 2011年2月17日 09:48 in 随笔 , 3841 阅读

(小时候看到的一篇童话,找了好些年,曾找到一篇不完整的贴在以前的博文里,今天突然人品爆发,搜到了, (补:这里有全书在线阅读),以前一直无视这个超星什么什么的,没想到关键时刻给力了,20页试读图片就够了,找OCR软件,发现oneNote的右键菜单里居然有这么一项,简单快速正确率高,想起初中时用的汉王那啥的就是个渣,识别完又校对了一遍,一个晚上就这样过去了.感觉挺好,有些过去事也不是完全找不回来的)

快乐的小侏儒

海尔曼·黑塞

    蔡可是个善讲故事的老头儿。一天晚上,他又在码头上有声有色地讲起来。

    诸位,今天我给大家讲个古老的故事。说的是一位美丽的女人,一个侏儒,一种爱之水,忠诚和背叛,爱与死。其实,所有的故事都是这样。

    玛格丽塔.卡多林小姐是贵族巴蒂斯沓·卡多林的女儿。在那时,她是威尼斯最美丽的女人。赞美她的诗歌比大运河边宫殿的窗子还多,比春夜里河上的游艇还要多。威尼斯、木拉诺和巴丢阿的几百位老少贵族做梦都梦到她,早上一睁眼就渴望见到她。在全城中,很少有人不嫉妒她。我不是在夸耀她,我是要告诉你们,她是个金发姑娘。高高的个子,苗条得像细竹。风儿在抚摸她的金发,大地在抚摸她的双脚,当画家提香见到她后,就会放弃一切,埋头画上她一年。

    她的服饰、她那拜占庭织锦、她的石刻和装饰品都精美无瑕。她的宫殿富丽堂皇:铺的是小亚细亚的彩色厚毯,柜中是银器,桌上铺着闪光细缎,摆着精致的瓷器,起居室中铺着拼花地板,天花板、墙壁上挂着丝锦挂毯、美丽而色彩明快的油画。她的仆人成群,还有很多游艇和划船手。

这些贵重的东西别人当然也有,而且有人的宫殿比她的更辉煌,柜中宝贝更多,值钱的东西、画毯和装饰品更丰富、当时威尼斯城真是富有呀,可是年轻的玛格丽塔小姐所独有的宝贝却引起很多有钱人的嫉妒,这就是那个侏儒。他叫菲力浦,还不到三尺高,长着两条小短腿,是个非常滑稽的小家伙。

菲力浦原是塞浦路斯人,维多利亚·巴蒂斯杳先生旅行的时候,把他带回家来。那时,他只会说希腊语和叙利亚语。现在,他说一口地道的威尼斯话,好像他是这儿土生土长似的。他的女主人长得那么苗条而动人;他却那么丑陋。和他那发育不全的身躯比起来,她显得那么高大和显贵,就好比是渔屋旁耸立着一座教堂的塔楼。侏儒的双手又皱又黑,关节处弯曲着。他的鼻子大得可怕,脚很宽,脚尖向内,走起路来可笑极了。可他打扮得简直像个王公贵族,穿着漂亮的丝绸,戴着金首饰。

侏儒的外表使他成了个宝贝。不只在威尼斯,就是在全意大利,再也找不到这样古怪逗乐的身材。要是能买到的话,有些贵族甚至想用和侏儒身体一样大的金块把他买下来。

即使别人也有侏儒,他们和菲力浦一祥小,一样丑,但在智力上却远远不如他。如果单说聪明才智,他可以当国会议员,可以当大使。他不仅能讲三种语言,还精通历史,鬼主意也很多,是个讲故事的能手,自己还能瞎编。他特别善于取笑人。

天气晴朗的时候,玛格丽塔坐在阳台上,在阳光下晒她那样式新颖的美发。这时,她身边有两个女仆,还有非洲鹦鹉和侏儒菲力浦。女仆一边为她洗发、梳头、晾发,喷上玫瑰露和希腊香水,一边为她讲城里的新闻:婚丧嫁娶呀,小偷呀,等等。鹦鹉则扑打着那色彩绚丽的羽翅,表演出三种本领:唱歌、发牢骚、道晚安。侏儒坐在一旁,在阳光下静静地读古书,根本不理睬姑娘们的唠叨。但每次都会出现这种场面:鹦鹉叫累了,就打哈欠、睡觉,女仆说累了,就一声不响地干活。这时,宫殿上的小凉台被太阳晒得很热,令人昏昏欲睡。女主人不高兴了,女仆晾头发时稍有疏忽,她就大叫。终于她叫道:“把书拿掉!”

女仆从菲力浦腿上把书拿开,他生气地抬起头,强忍住怒火,客气地问女主人有什么事。

她命令道:“给我讲个故事!”

侏儒回答说:“我要想想。”说完就开始思考。

有时,等久了,她就大声斥责起来。他却没事儿似地晃着特大的脑袋,冷静地回答:“你们耐心点儿!好故事就像一只珍禽,它藏在林中深处,要等很久才能捕获。让我再想想!”

等想好后,他就一口气讲完,故事像淙淙的小溪那样流畅。鹦鹉睡了,梦中抓着爪子;小溪停止流动,静静地听着,溪中的房屋倒影就像砌在那里一样;太阳照耀在屋顶上,女仆们被睡神征服了。侏儒可不困,他变成魔术师和国王,并开始使魔法。他把静听的女主人领进阴森可怕的树林,一会儿来到了蓝色凉爽的海底,一会儿来到迷人而陌生的城市中。他是在东方学会叙述魔法的,那儿的说书人很受尊敬,他们同时又是巫师,和听众的心做着游戏,就像孩子在玩球。

他的故事从不在外国开始,听者的心不容易飞得那么遥远。他的故事总是从人们眼前的东西讲起,有时是金别针,有时是丝绸。他总是从近处和最近发生的事讲起,不知不觉地把女主人引向他指引的地方。他讲起从前的主人,讲起手艺师傅,讲到卖货者。故事娓娓动听而自然,从阳台讲到小贩的小船,从小船讲到港口、船上,从眼前最近的地方,讲到世界上最远的地方。听他讲故事的人,都以为自己做了一次旅行,当他们本身静静地坐在威尼斯的时候,他们的灵魂已被引向远处的海洋,时而兴高采烈,时而十分恐惧,灵魂在那迷人的地方飘荡着。菲力浦就是这样讲故事的。

除了讲这些奇特的故事(这些故事大多是东方国的童话),他也讲探险故事,讲古时候和现在发生的事,讲伊尼阿国王的旅行和痛苦,讲塞浦路斯王国、约翰国王、魔术师弗尔基、阿美里哥·维斯浦西的非凡旅行。他懂得怎样编造让人最爱听的故事,并把它讲给人听。

一天,女主人看着打瞌睡的鹦鹉,问他:“你说,机灵鬼,我的鸟在做什么梦呐?”他稍一思索,就开始讲那个长长的梦,好像他就是鹦鹉。他刚讲完,鸟儿就醒了,拍拍翅膀,像个老太婆似地唠叨起来。女主人捡起一个石子儿,扔过墙,掉到渠水中,只听扑通一声,她问:“哎,菲力浦,我扔的石子儿哪儿去了?”侏儒马上就开始讲,小石子儿在水中见到了海蛰、鱼群、虾米、牡砺,看见沉船和水鬼,山妖和海女,以及它们的生活和新闻,他讲得可详细极了。

虽然,玛格丽塔小姐和很多富有、美丽的夫人一样高傲、心肠冷酷,但她很喜欢侏儒,注意让人尊敬他,只允许她自己取笑侏儒。他毕竟是她的财产呀!她一会儿把书从他那儿抢走,一会儿把他锁进鹦鹉笼里,一会儿又把他放到地板上绊他。她这样做并无恶意,菲力浦从不抱怨,可他忘不了,有时把它们编进寓言和童话来影射女主人,井讽刺她。

女主人也不发火,她留心着不过于激怒侏儒,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会魔法。他有和一些动物对话的本领,还可以准确无误地预报暴风雨。可当人们追向天气情况时,他大多一句话不说,只是晃晃他那僵硬而沉重的大脑壳,问的人见此情景一阵大笑,把问题也忘了。

每个人都有和另一心灵交流与表达爱的需要,非力浦除去书之外,还和一条小黑狗结下了友谊。这条狗属于他,和他睡在一起。这是玛格丽塔小姐的求爱者留下的礼物。女主人给了他,这事还挺不一般呢。小狗来的第一天,就遭到了不幸。它被猎夹夹住,伤了一条腿,差点送命。侏儒请求女主人把狗给他。在他的照料下,狗的伤很快好了。但它的腿瘸了,走路一拐一拐的,和它那发育不全的主人正相配。他们常常遭到嘲笑。

侏儒和小狗的爱在人们看来觉得可笑。可他们是那样正直而真诚,就是那些富有的贵族对他们最好的朋友也远不如菲力浦对那瘸腿的小狗。菲力浦叫它菲力皮诺,昵称菲诺,对它温柔得像对待孩子,和它谈话,喂它好吃的,让它睡在自己的床上,和它一起玩。一句话,他把全部的爱都给了这可怜而又聪明的丧家犬,为此他承受了仆人和女主人的嘲弄。可过不久,他们就看到,这种爱并不可取。它不仅给小狗和侏儒,也给这个家族带来巨大不幸。我讲了这么多关于小哈叭狗的话,你们可别生气,小事情引起大灾难的例子可不少啊。

当那些高贵、富有而俊俏的男子盯住玛格丽塔的时候,她都不为之所动,显得冷冰冰的,好像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男人。她的母亲一直到死都很严格地教育她。她天生就高傲,厌恶爱情,可以说她是威尼斯最冷酷的美女。为了她,一个年轻贵族在和一个米兰的军官决斗中丧生,人们把他临死前的话告诉了她,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她常常讽刺那些为她而作的赞美诗。这时本城有两个最显赫的家族隆重地向她求婚,她逼着父亲拒绝了,从此和这两个家族结下仇恨。

爱神是个顽皮鬼,从不愿轻易放过猎物,至少对美女如此。一个令人敬畏的骄傲公主突然以最快的速度和最炽烈的感情去爱一个人,这种事情是屡见不鲜的,就象是严冬过后迎来的是温暖可爱的春天。

在一个宴会上,玛格丽塔爱上了一个骑士、航海家,他刚从地中海东部回来,名叫巴德赛。他既不羡慕她的高贵身份,也不拜倒在她那端庄的体态前,而她却目不转睛地注视他。她的衣着色彩明快而轻盈,他却身着深色服装。他体格健美,被阳光晒黑的前颊上闪着智慧的光,弯曲而显示出勇敢的鼻子上是一双深色的眼睛,显露出热情和敏锐。可以看出他在海上和外国呆了很久,是个冒险家。

他很快也注意到玛格丽塔。他一打听到她的名字,就让人把自己介绍给她和她的父亲,说了一大堆客套和谄媚的话。一直到深夜宴会结束,他一直和她在一起,她也一直在倾听他的谈话,即使他的话是说给大家听的,她也认真去听,比听福音书都热心。巴德赛大谈他的旅行和冒险。他讲得那么得体而风趣,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其实,他这样做还不是为了一个女听众?她听得都入神儿了。他讲起那些最吓人的冒险来轻松得很,好像谁都能经历一番,可同时又不夸耀自己。航海家和小伙子都会这一套。只有一次例外,他讲起和非洲海盗的大战,他受了重伤,伤口横过左肩,听到这儿玛格丽塔屏住了呼吸,非常害怕。

最后,他送她和父亲上船,和她告别后,久久地站在那儿,目送湖中远去的小船。一直到看不见船上的灯火,他才回到朋友们那儿。那是些年轻贵族,还有些漂亮妓女。一些人在暖夜里喝着黄色的希腊酒和红色的甜酒消磨时光。其中有个威尼斯最富有而浪荡的年轻人,他迎着巴德赛走来,拉起他的胳膊,笑着说:“我想让你讲讲爱情的冒险,一定是美人把你的心带走了。你可知道,这姑娘是石头的,她没有心。她就如同一张画,漂亮得无可指摘,但没血没肉,只是为了给我们大家看的。正经说,我劝你离她远点儿,难道你也愿意像前两个求婚者那样被拒绝、让她的仆人嘲笑你吗?”

巴德赛只是笑笑,不把这话当回事儿,喝了几杯塞浦路斯甜酒他就提早回家了。

第二天,他挑了个好时候来到卡多林老先生那漂亮的小宫殿,极尽讨好之能事。晚上,他带来歌手和乐队,让人演奏爱情小夜曲。他果真成功了:她站在窗子旁倾听,甚至还到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全城都在谈这件事,那些游手好闲的人说得更是有鼻子有眼的,说是他们都订婚了,不定哪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可这时巴德赛用干求婚穿的衣服还没做好呢。他很看不起当时求婚的习俗,那时求婚不是自己去,而是派朋友去。过了不久,那些游手好闲的人可高兴了,他们的预言实现了。

巴德赛向卡多林先生谈了自己的愿望,希望成为他的女婿,这使老人很为难。

他发誓似地说:“我的年轻人,我向上帝担保,我觉得您来求婚是我们家族的荣誉。可我也得恳求您,还是放弃这种打算吧,这使我们双方都免于难堪。您一直远离威尼斯去旅行,还不知道这姑娘给我带来过多大麻烦,她无缘无故就拒绝了两位高贵的年轻人的求婚。她对爱情和男人丝毫没兴趣。我承认是我惯坏了她,现在想改也不行了,她顽固得很。”

巴德赛恭恭敬敬地听着,可并没放弃求婚,而是更起劲地劝老头,给他打气,使他的态度乐观起来。老先生终于答应和女儿商量一下。

您一定猜到小姐的回答是什么了。为了表示出她的高傲,她还扭泥了一阵儿,在父亲面前表演了一番,其实她心里呀,早就同意了。她刚同意,巴德赛就来了,手里拿着精巧而贵重的礼物,他给未婚妻戴上了金戒指,第一次吻了她那骄傲而美丽的嘴唇。

现在威尼斯人有好戏看了,他们都在谈论此事,而且嫉妒极了。这真是天生的一对儿呀。俩人都长得那么高大,小姐和小伙子几乎一般高。她长着一头金发,他则满头黑发。他们都高昂着头,因为他们出身高贵,又都很高傲。只有一件事未婚妻不满意,因为她的先生不久又要去塞浦路斯。他要把几件重要生意处理完,等他回来后,才能举行婚礼。全城人终于高兴地等来了这隆重的婚礼。这一对新人要尽情享受自己的幸福,不管是排场、摆设、音乐,都叫人眼花缭乱。巴德赛总和玛格丽塔在一起,他们避开纷乱的社交,偷偷乘着小船去旅行。

如果说惯坏了的贵族妇女高傲残忍,玛格丽塔也不例外。那她丈夫呢?生性傲慢,根本不关心别人。由于航海生活和少年成名,他的性格一点儿也不温存。从前他装得那么高贵和规矩,现在目的达到就原形毕露。他随心所欲,毫无顾忌。他脾气暴躁又专横,作为航海家和富商,他习惯于这样。他要按自己的愿望生活,从不关心别人。现在和当初刚结婚时大不相同。那时,他一天到晚围着新娘转。现在,她身边依然只有鹦鹉、小狗菲诺和侏儒菲力浦。他一见他们就生气,想尽办法折磨他们或是赶走他们。只要他一回家,房间里就响起他的喊叫,小狗叫着跑开,鸟儿扑打着翅膀鸣叫,侏儒扭着嘴一句话也不说。公正地说,玛格丽塔就是不关心动物,也还是护着侏儒的。但她不敢惹丈夫生气,有时遇到他折磨他们也无能为力。

有一天,巴德赛又在折磨那支鹦鹉,用一根小棍捅它。鸟儿发怒了,用嘴啄他的手,它那又尖又有劲儿的嘴把他的手啄出了血。他一气之下,让人把它的脖子扭断了,扔到宫殿

后面那窄窄的黑河中,鹦鹉就这样被折磨死了。

小狗菲诺不久也遭到厄运。那天巴德赛回到女主人这儿,小狗躲在台阶上一个黑暗角落里,谁也看不见它。当巴德赛回来时,它总是这样。也许巴德赛把什么东西忘在船上了,又往回走,吓坏的菲诺一边大叫一边跳了起来。糟糕!它险些把男主人撞倒。小狗吓得跑到大门洞里,这里的宽大台阶通向水渠。他狞笑着把小狗踢进水中。

正在这时,侏儒来了。他听到了菲诺的哀鸣。他来到大门洞,站到巴德赛身旁,他正幸灾乐祸地看着小瘸狗拼命在水中挣扎。这时玛格丽塔听到喊叫声,出现在二楼的阳台上。

菲力浦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她喊:“看在上帝份上,让人把船划过去救救它吧!女主人!快呀!它要淹死了啊!菲诺!菲诺!”

划船手都要解开船绳了,巴德赛先生笑着阻止了他,命令他住手。菲力浦再一次恳求女主人,可这时,玛格丽塔已经离开了阳台,她什么也没说。侏儒只好跪在暴君面前恳求他饶了小狗。男主人不高兴地转过身,严厉地命令他回宫殿里去,自己则一直站在台阶上,看着小狗哀叫着沉下水去。菲力浦来到宫殿的最高层。他坐在角落里,双手托住那沉重的大脑袋,呆呆地看着前方。这时,来了一个男仆,说女主人叫他去,过一会儿,又来了一个仆人叫他,他一动也不动。天已经很晚了,他仍然坐在地上。女主人亲自提着灯上来了,她站在他面前看了他一会儿。

她问:“怎么不站起来?”他没回答。她又问:“怎么不站起来?”发音不全的小人盯着她,轻轻地说:“为什么你们要害死我的狗?”

她纠正他说:“不是我害的。”

菲力浦责怪她:“你本可以救它,可你却没有救。天啊!我可爱的小狗!菲诺!菲诺!”

玛格丽塔生气了,斥责菲力浦,命令他回去睡觉。他一言不发地服从了。整整三天,他沉默得如同死人,一口饭也不吃,对周围的事不闻不问。

这几天,女主人感到极度不安。她听到各种各样的人告诉她,有关丈夫的不轨行为。这使她十分担心。年轻的巴德赛在外面旅行时是个花花公子,他在塞浦路斯和其它地方都有很多情人。这些都不是谣传,玛格丽塔心中充满猜疑和恐惧,想起巴德赛一天到晚在外游荡就叹气。她终于忍耐不下去了。一天早展,她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巴德赛,毫不隐瞒地说出她的担心。

他笑了:“我最亲爱的美人,别人告诉你的,大都不错,但也有些是假的。爱情就如同一个巨浪,它扑了过来,举起我们,把我冲走,这是不能抗拒的。我知道对不住我的妻子。出身名门的姑娘,你用不着担心。我在这儿、在那儿见到几个漂亮女人,也爱上了几个,可她们怎么能和你比呢。”

他施展自己的魔力征服了她。她平静下来,微笑着抚摸他那又硬又黑的手。可是他一走,她仍然放心不下,一刻不得安宁。这位骄气十足的女人有着难言的苦恼和嫉妒心,晚上不能入睡,在床上辗转反侧。痛苦中她又来找侏儒菲力浦。他现在又恢复了原来的天性,装着忘记了害死小狗这件事,好像根本不记恨了。他像从前一样坐在阳台上,有时看书,有时讲故事;玛格丽塔照常在阳光下晾发,只有一次她又想到小狗的死。她问侏儒在思考什么。他声音异样地说:“上帝祝福你的家族,我的女主人,不久我或死或生都要离开你了”。“为什么?”她问。他十分可笑地耸耸肩:“我有预感,女主人。鸟儿走了,小狗走了。我在这儿干吗?”她生气地止住他,他也就不说了。夫人以为他不会再想此事了,重又非常信任他。可是他也怪,每当她说起对男主人的担心时,他就为巴德赛辩护,绝不让人觉察到他还在记恨此事。这样,女主人对他更好了。

一个夏天的傍晚,海面上吹来一阵清爽的风。玛格丽塔和侏儒一起跨上小船,向远方划去。船离木拉诺城不远,城市在平静的湖上呈现出一片白光,如同在梦中一样。女主人命令侏儒讲个故事。她在黑色的床上舒展开身躯,菲力浦蹲在她对面,背对船头。太阳挂在远方山头,发出的红光几乎让人看不出来,木拉诺城里的钟声响了。划船者摆动着长长的双桨,河中翻起热浪,人显得懒散,昏昏欲睡。侏儒的驼背和船儿都映在湖中,水里漂动着海带。近处不时有船儿驶过,有的是挂着丁字帆的渔船,那三角帆时而遮住远处的高塔。

“给我讲个故事听吧!”玛格丽塔恳求道。菲力浦垂下沉沉的大脑袋,玩弄着丝袍上的金穗,想了一会儿,讲了下面这个故事:

我的父亲经历过一件非同寻常、非常奇特的事情。那时,他住在拜占庭,我还没有出生呢。他给人看病,还给人算命,处境很困难。后来,他又向一个波斯人学会魔法。父亲是个诚实人,凭本事吃饭,不会献媚撒谎,那些骗子和江湖医生都嫉妒他。他早就想找个机会回家。我可怜的父亲想在外国挣下点儿家业再回来,因为他很清楚,像他这样的人在家乡是要受穷的。可是在拜占庭,他的希望越来越小。那些骗子、白痴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了大富翁。父亲看到这些,更加悲观绝望,看来只能靠说大话才能摆脱困境。他帮助过几百个人,可他们都是又穷又没有地位的人,他不好意思因自己这些小事麻烦人家。

境遇不好,父亲决定徒步离开那里,身上分文没有,在船上也没找到差事。他想再呆一个月,因为他看了天象,也许这几天要交好运。几天过去了,好运气并没有来。最后一天,他失望地包起仅有的几件衣物,决定第二天早上上路。

傍晚,他在城外海滩上走来走去,当时他真是绝望极了。太阳早已下山,满天的星星冷冷地望着平静的大海。忽然,我父亲听到在很近的地方有凄然的叹息声,声音很大。他举目四望,没人,他很吃惊,因为他把这看作是旅行的坏兆头。这悲叹声又响了几次,他鼓起勇气喊:“是谁?”这时,他听到拍击海岸的声音。他走过去,看见星光下躺着一个明亮的东西。也许是落水的人,或是游泳者。他想上前相助,却惊奇的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美丽、苗条、雪白的女海妖,她身子的一半露出水面。这女妖用恳切的语调对他说话时,他非常害怕。“你不是希腊的魔法师吗?你住在黄胡同”。

父亲十分友好地回答:“对,是我,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年轻的女妖诉起苦来。她伸开好看的双臂,叹息着恳求我父亲能同情她,满足她的愿望,为她制作一种效力很大的爱之水,她很想得到一个爱人,却一直没人爱她。她那美丽的眼睛看着父亲,眼光是那样可怜,他动心了,立刻决定帮助她,并问她事成之后怎样报答他。她答应给他一个珍珠项链,这项链长得可以绕他妻子的脖子八圈。她很快又说:“可是在我看到你的魔法成功之前,我是不能给你这宝贝的。”

我父亲并不担心,他施起魔法来很有把握。他急匆匆地赶回城里,重又打开小包袱,以飞快的速度制作出那种爱之水,半夜里就做了一小瓶。他赶到海边,女海妖正等着他。父亲递给她一个很小的长颈瓶,瓶里是非常贵重的药水。女妖说了很多感激不尽的话,让他第二天夜里再来,好把她答应给他的宝贝取走。他回去后,在焦急的等待中度过了一天一夜。他丝毫不怀疑药水的效力,可对女海妖却不怎么信任。想着想着,深夜来临,他又到了老地方。没等多久,女海妖就踏着海浪出现在不远处。

我那可怜的父亲简直吓死了。他看见他的魔法干了一件十分可怕的事。女海妖大笑着走近了,用右手递给他一串沉重的项链。父亲看见女海妖的怀里有一具尸体,这是一个俊美的青年,从服装上可以看出他是个希腊船员。他的脸煞白,卷发在浪尖上漂动,女海妖温柔地抱着他,就像是抱着一个小孩子。

父亲看见这场面,不由得大叫起来,诅咒自己和这魔法。女海妖托着那死去的爱人沉到海里去了,沙滩上是那串珍珠项链,事情已无可挽回。他拾起珍珠,把它藏到大衣下面。到了家,他把珍珠一个个拆下来去卖。他带着一大笔钱登上了回塞浦路斯的船。他暗地里想,这一下贫穷一去不复返了。然而,这染着无辜者鲜血的钱也给他带来了不幸。在暴风雨中,一伙海盗抢走了他的全部钱财,他成了一个落水的叫花子。过了两年,他才回到家乡。

女主人躺在软垫上,聚精会神地从头至尾倾听着故事。侏儒讲完后就沉默了。女主人也一句话不说,陷入沉思之中,直到划船者停住了船,等待她发出返航的命令。这时,她好像从梦中惊醒似的,指示返航,并把眼前的窗帘拉上。划船者赶紧掉转船头,小船像一支黑鸟向城市飞去。侏儒独自一人蹲在甲板上,平静而庄严地望着黑色的湖水,似乎又在构思一个新故事。不一会儿,威尼斯城出现在眼前。船儿穿过众多水渠回到了宫殿。

这天晚上,玛格丽塔睡得很不踏实。正像菲力浦事先预料的那样,女主人听了爱之水的故事后有了个主意,想用同样的药水把丈夫的心夺回来。第二天,她和菲力浦谈及此事,但是她不直说,而是转弯抹角地提出问题。她十分迫切地想知道爱之水是怎样制作的,是否现在还有人知道这种秘方,这种药水是否有毒,是否对人体有害,药水的味道是否会引起人的猜疑。菲力浦很聪明,他把问题回答得天衣无缝,装得好像根本不知道女主人心里的秘密,使她不得不越来越坦白地谈这件事。最后,她只好直截了当地问他,威尼斯城里有没有人能制作这种药水。

侏儒笑了,他说:“您还信不过我,女主人,我父亲是个聪明透顶的人,我是我父亲的儿子,您想,这种雕虫小技我还学不会吗?”

女主人惊喜地喊:“你能自己制作爱之水?”

菲力浦回答道:“没有比这再简单的事了。只是我不知道,您要它做什么,您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有了一位漂亮而富有的丈夫。”

女主人并不退步。一定要他做这种药水。最后,他似乎挺不情愿地同意了。侏儒得到一笔钱,用于香料和神秘的药品。如果成功了,他将得到一件十分贵重的礼品。

两天后,他做好了药水,从女主人的梳妆台上拿了一个蓝色小玻璃瓶,把药水盛到里面。

一天下午,巴德赛悄悄和妻子说要出去玩玩。这个季节天太热,根本没人出去玩,可玛格丽塔觉得这是个好机会。

巴德赛的游艇来到宫殿后面的门旁,时间正好,玛格丽塔已经在那儿等了,菲力浦站在她身旁。他把一个酒瓶和一篮桃子拿到游艇上。男人们上船后,侏儒也上了船,在般尾找个地方坐下来。男主人很不乐意带菲力浦去,但还是忍着没说什么。在快出去的这几天,他非常想他那几个情人。

开船了。巴德赛紧紧拉上窗帘,在船舱里寻欢作乐。侏儒一声不响地坐在游艇后部。望着河岸上古老高大而幽暗的房屋。划船者在用力划着,船到了古老的帕拉措。那时候帕拉措那儿还只有一个小园子,渠水从这儿流进湖里。

从紧闭着的船舱内不时传来嬉笑声和断断续续的谈话声。菲力浦对此毫无兴趣。他时而望着水面,时而望着充满阳光的河岸,一会儿向高高的塔楼看去,一会儿回头看看雕狮柱。有时他看看正用力划船的人,有时用细柳条儿拍打水面。这树枝是从岸上捡来的。他的脸色很难看,和以前一样没有表情,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正在回忆那被淹死的小狗菲诺,想起被勒死的鹦鹉,也想到自己。世上所有生物,不管是动物还是人,都离死那样近,在这世界里,没有比这件事再明白不过的事了,大家都是要死的。他想念起父亲、家乡、他的一生。一丝嘲讽的笑掠过面庞。这时他在想,世界上到处都是聪明人给蠢人当差,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只不过是一场不成功的闹剧。他微笑了,垂下头望着丝制的衣服。

正当他静坐在那里微笑的时候,他期待的时刻到了。船舱里响起了巴德赛先生的声音,接着玛格丽塔喊道:“菲力浦,拿酒和杯子来!”巴德赛先生口渴了,现在应该把药水掺到酒里给他端去。

他打开蓝色的小玻璃瓶,把药水倒进杯子,再掺进红葡萄酒。玛格丽塔拉开窗帘,侏儒递给她酒和桃子,递给男主人酒杯。女主人心神不安地看了他几眼。

巴德赛先生举起酒杯,送到嘴边。这时他的目光停留在还站在他面前的侏儒身上,忽然心中升起一团疑云。

他喊:“你这种捣蛋鬼不可信,我喝之前你先尝尝。”

菲力浦脸上毫无表情,“酒确实不错。”他十分客气地说。

可是男主人还是不信。“你这家伙,敢不敢喝?”他凶神恶煞般地问。

侏儒回答:“对不起,先生!我不会喝酒。”

“我命令你喝。你要不喝,我就滴酒不沾。”

“您别着急。”菲力浦微笑着鞠了一躬,从巴德赛先生手中接过酒杯,喝了一口酒,把杯子还给他。巴德赛盯着他,接着把杯中的酒全喝下去了。

天很热,湖面上泛着白光,男主人和女主人又把窗帘拉上了。侏儒坐到船的一边,用手擦着宽大的前领,拧那张难看的嘴,显得很痛苦。

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死了,那酒是有毒的。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在等待着,死亡就要到了。他回过头,向城市看去,回想着刚才的想法。他看着闪光的水面,想着自己的一生。他的一生是那么单调、可怜,一个聪明人为蠢人所驱使,一场闹剧。他感到心跳异样,额头上渗出汗水,嘴角边露出一丝苦笑。

没有人注意到这些,划船的人都快睡觉了。在船舱里,美丽的玛格丽塔正吃惊地抢救突然生病的巴德赛先生。他在玛格丽塔怀中逐渐变凉了,他死了。玛格丽塔惊叫着冲出船舱。侏儒躺在那儿,好像是入睡了。他穿着那华丽的丝织衣服死在游艇甲板上。

这就是我要讲的菲力浦为小狗复仇的故事。这条不幸的游艇把两位死者运回了威尼斯城,全城都震惊了。

玛格丽塔成了疯子,她又活了几年。有时她坐在阳台上,对过往的船喊:“救救它吧!救救狗!救救小菲诺!”可是谁也不理她,大家都知道她疯了。


登录 *


loading captcha image...
(输入验证码)
or Ctrl+Enter